首页 > 金融 > 正文

千亿美的、碧桂园领衔,民营企业贡献七成GDP 陈春花解码“顺德奇迹”背后的企业家精神

2018年12月06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王晓  

导读:在顺德产权改革中,顺德企业家选择将所有赚来的钱不断投入本地的实业经济,不去找什么风口。“你在顺德很难听到‘风口’这个词,你也不会在顺德听到‘猪会长翅膀’这句话,他们觉得猪就不会长翅膀,它就应该在下边慢慢长。”

陈春花

“可怕的顺德,可怕的顺德人。”

拥有美的、碧桂园两家千亿级“世界500强”企业,还有格兰仕、万和、科龙、顺丰等20多个国家驰名品牌,规模超10亿元的企业40多家,2017年实现GDP为3080亿元,等等。

这些都发生在顺德这个只有806平方公里的县域地区。而全国2800多个县域地区,平均GDP仅约200亿元。

从中国百强县之首,到连续7年成为全国综合实力百强区第一。顺德民营企业生产总值贡献超过70%,税收贡献超过80%。改革开放40年间,为何这样的发展奇迹能发生在顺德?

从1997年担任科龙顾问开始,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BiMBA商学院院长陈春花几乎每周都要去顺德一次,这样往返于广州和顺德之间超过15年。之后,每个月去一次,到北京后也会每年定期去顺德。

12月1日,与顺德、顺德民企互动长达20年的陈春花,在新书《顺德40年:一个中国改革开放的县域发展样板》中解码了她眼中的顺德发展模式。

顺德初创:从借船到造船

陈春花及其团队将顺德发展模式的核心内涵总结为:转变政府角色、明晰保护产权、龙头企业带动、尊重市场规律、敢为人先精神。

改革开放初期,“三来一补”(来料加工、来料装配、来样加工和补偿贸易)模式在东莞、顺德开始落地,将外部资源嫁接到本地,开启了中国制造业的篇章。

但在1992年时,相较于东莞4500家之多的“三来一补”企业,顺德的“三来一补”企业仅剩下6家。地少人多、地理位置不够优越、自然资源缺乏的顺德,有更强的危机意识和团结意识。他们不甘于让外商在利润上得大头,在偿还外商投资的设备款后,组建自主经营的合资企业,通过仿制、升级、创新等方式参与市场竞争,开始从“借船出海”向“造船出海”转变。

顺德创意产业园董事长吴兆恒表示,改革开放初期,顺德人主动寻找香港亲友,从香港买来空调机、电风扇拆了后研究,再仿制组装成品牌卖出去。改革开放初期物资紧缺,造成产品供不应求,成就了很多顺德的家电品牌。“改革开放为顺德留下了拼搏精神,顺德人习惯了一定要自己做企业,要做出自己品牌的氛围。”

《可怕的顺德》作者林德荣提到,到过顺德或与顺德企业做生意的人,都能感受到市场意识和对市场的尊重。

顺德青年企业家、广东德冠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谢嘉辉将浓厚的商业文化归功于媒体的影响。小时候看的就是香港电视节目,多元化的观点和海外信息,让顺德人思想的市场化早于全国。“我觉得对我这一代人影响很大。”

而顶住压力,允许群众看香港电视节目的时任县委书记黎子流体现出的勇气、胆识被陈春花大为赞赏。

“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上,地方基层管理者们应该占得一席之地。”陈春花表示,乡镇干部们创造性地理解中央的大政方针,创造性根据本地实际拿出解决方案,让基层感受到改革可行、可触摸、能带来好处。他们的实践总是先于具体文件,能否准确领会中央意图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一个地方发展的速度与效率。

顺德发展早期也以公有制为主、工业为主、骨干企业为主,发挥政府统筹优势,但政企不分的劣势此后开始显露,顺德政府在1992年开始进行“拆庙搬神”的大部制改革,在建立社会保障的基础上完成政企分开的产权制度改革。顺德区委常委宣传部长唐磊晶表示,政府一直提倡小政府、大社会,革自己的命,2009年,顺德又再次高效完成大部制改革,建设服务型政府匹配市场经济。

在陈春花看来,顺德能完成政府机构改革的原因在于,他们认识到机遇来自改革,有改革的眼光,也有解决难题的智慧,最后,他们“既敢作为,也愿意作为,愿意担当,愿意冒险”。

不屑“风口”:猪不会长翅膀

经过初期的高速发展后,乡镇企业产权关系模糊、经营机制退化开始影响发展。美的集团创始人何享健回忆为什么积极倡议产权改革,在政府行政干预下,企业家无法真正做主。在家电同业竞争激烈的情况下,何享健想给管理人员涨薪留住人才,但地方政府不同意,“你一个保安队长的工资,比我公安分局局长的工资都高,我怎么做?”

相较于科龙创始人潘宁在官方介绍中不着一字,美的官网关于何享健的经历可以上溯到上世纪60年代。陈春花指出,他们的区别在于,是否在顺德企业产权改革中实现企业创始人的价值,获得企业控制权。对企业进行产权界定时,如何对当初做出过重大贡献的企业家们,特别是创业团队定价?

这一过程中,既有无奈的身影,也有令人振奋的故事。林德荣表示,产权改革是顺德改革开放40年中最重大的事件,消除了人们对产权风险的担忧,培育了社会的产权保护意识,让顺德成为投资创业的宝地。

陈春花指出,在顺德产权改革中,顺德企业家选择将所有赚来的钱不断投入本地的实业经济,不去找什么风口。“你在顺德很难听到‘风口’这个词,你也不会在顺德听到‘猪会长翅膀’这句话,他们觉得猪就不会长翅膀,它就应该在下边慢慢长。”

佛山商道研究院首席研究员龙建刚表示,顺德的务实文化可以用眼见为实、落袋为安来描述。正因如此,顺德没有炒房的、没有赚快钱的,宁愿辛辛苦苦做制造业。

顺德形成了庞大的家电、家具和花卉种植产业集群。有顺德企业家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顺德产业链配套完善,这是其他地方所没有的。曾有企业因为人工成本、厂房土地等原因迁往他处,但最后往往因为产业链不完善带来更高的其他成本最终回到顺德。陈春花指出,顺德企业家在做好自己的工厂后,会让工友、乡亲、同族、兄弟一起来做产业配套,这种基于信任的合作和契约,构建起产业生态集群。

传承中实现可持续发展

随着大量一代创始人年事已高,民企如何实现传承成为迫在眉睫的课题。

在顺德企业发展的同时,成长起来的职业经理人成为顺德重要的群体之一。美的集团在1997年就开始重点从内部培养职业经理人,并摸索出一整套规范机制。美的集团现任董事长方洪波即是最典型的代表。

而典型的家族企业碧桂园,也开始逐步将“坚定不移走职业经理人之路”提上日程,建立人才库,选拔培养中高级管理人才。此外,还高调揽才,在全球范围内招聘名校博士。

“把企业交给职业经理人,把慈善交给家人。”陈春花指出。美的集团开辟的职业经理人制度,将经营权和所有权分开,家人只承接事业,经营管理完全给了职业经理人团队。在美的集团决策层中,没有何享健的亲属,他的子女只持股而不参与日常管理。但通过慈善事业,又把家庭团结在一起。2017年7月,何享健宣布60亿元的慈善捐赠计划,一向很少公开露面的何享健家人悉数出席。

在顺德,慈善和捐赠是一种常态。

陈春花表示,地理位置不够优越、自然资源缺乏的顺德人,有更强的开放和危机意识,他们奋勇争先、团结协作,但在宗族祠堂文化的影响下,又内敛守规、和睦相处,做产业集群便是彼此带动共同致富;感恩回报的财富观和低调务实的行为风格成为顺德人的画像。

而在未来,顺德能否持续发展?陈春花表示,持续发展需要制度框架保障、有更好的社区、开放的市场和持续创新的企业群体。“持续发展靠的是人,而不是其他。”

(编辑:李伊琳,邮箱:liyil@xinyuyueke.com)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