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央行县支行亦是一座围城

2018年05月12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侯潇怡  

全员逾十二万人,覆盖每一个县域。在“一委一行两会”的金融监管体系中,央行是触角扎得最深,系统最为庞杂的金融监管单位。

全员逾十二万人,覆盖每一个县域。在“一委一行两会”的金融监管体系中,央行是触角扎得最深,系统最为庞杂的金融监管单位。

但这一在所有金融从业者口中最为亲切也最高大上的“央妈”,其最基层单位,央行县支行却似乎没有外人设想的那样高冷与遥不可及。这些央行最基层的工作者,日常生态也似乎没有外人想象的那样权重或光鲜亮丽。

笔者在采访了多位央行基层工作者后发现,县域的金融监管单位似乎越来越成为一座围城,外面的人想进去,身处其中的却有人很多想要逃离。

自身价值难实现?

令笔者意外的是,在与多位央行县支行受访者的交谈中,“难以实现自身价值”是几乎每个人都会提到的高频词。

一位90后入职两年的央行县支行职员李先生称,因为之前十余年的人才断档,县支行人员老化严重,支行近20个人,只有两三个年轻人。而作为行里为数不多的年轻人,经常一个人完成多人工作量。

“有些人觉得县支行比县级的公务员清闲且高大上,工资水平差不多甚至略高,所以很多人想进来。实际情况是并没有外界想的那么清闲,甚至很多时候是很忙碌的。县支行最基本的职能就是监督货币政策执行,此外还有经理国库,支付结算,现金管理,反洗钱,征信管理等等。拿经理国库来说,在国库横向联网和二代支付系统上线前,每天都有成堆的税票需要入账报告财政。”李先生表示。

县支行主要是对接上一级的市中心支行,并没有独立的自主决策权力,所以在基层工作者感受中,日常工作就是完成各种报告、数据表和进行各种接地气的调研。李先生坦言,“说实话,很迷茫,感觉很难实现自身的价值。”

一位95后新近入职的央行县支行职员这样形容自己的入职经过,因为考研失败无心插柳考入了央行某县支行,迫于父母压力签约入职,工资不足5000,在县城里是中上水平,工作琐碎但也安稳。“就职之前不少人劝我,作为一个普通人做职业规划无非考虑工资、发展空间,暂时工资水平高于普通公务员,但晋升难料。如果不能去到中支、省行,想真的实现事业的理想和抱负怕不容易,想想确实有些不甘心。”他说。

一位曾就职于央行基层行,现在商业银行工作的秦先生表示,工作三年新入职的四位职员都是女姓,其中两位是出于家庭考虑,如果说为了稳定那么基层央行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其了解入职两三年就选择离职的年轻人并不少见,跳槽到商业银行也是常见的选择方向。基层央行人员老龄化依然存在,高素质的人才挽留不易。

基层金融改革任重道远

笔者采访过程中也渐觉隐忧,中国金融监管体制改革仍在途,基层的金融发展尚有诸多缺漏,急需强有力的监管引导,基层监管单位作为金融监管最强有力的抓手,主观能动性的缺乏或将使基层金融改革的进程有所拖延。

央行某西北分行业务人士对笔者表示,基层行主观能动性的缺乏一方面是目前基层金融监管存在缺位,没有充分发挥监管职能,使得基层监管工作者对于工作价值的感知度较低。另一方面,也是体系内的宣传与培训尚未到位,央行基层行的重要作用,并不仅仅体现在书面上的那几句职能,实在的落地情况看,做到的还远远不够。

华北某省财政厅专家对笔者感叹,目前处于经济下行期,随着宏观去杠杆,信贷紧张,市场上都在找钱。这个时候很多人都知道,钱最多的是谁,是农信社。随便一个省联社就有万亿规模的存款,可是这些钱就放在那里不能投资。

他指出,为什么这么多的钱不能投入实体?为什么不去创造更多的收益?很重要的原因是监管的限制,对于存贷比、资金用途、投向都有明确的限制。但这个限制可以放开吗?现在不能。因为农村的金融环境复杂,征信环境缺失,这些基层金融机构没有足够的风控水平和投资能力,一旦放开,很难保证不引发更大的风险。但是由此我们应该有信心也应该有紧迫感,我们的金融市场还有着巨大的潜力,我们的县域和农村金融环境需要规范和改善。

而在这任重道远的基层金融改革中,基层监管是最重要的推力。

前述央行西北某分行业务人士表示,到县域层面,金融监管单位就是金融机构的老师、保姆和医生,身兼多职。尤其在服务三农方面,一方面要划定底线,做好监管;一方面要了解机构的需求和困难,做好服务;另一方面也要引导金融机构更多地服务实体和三农。这是对基层监管工作人员提出的很高的要求,绝非简单的上报、填表就可以做到位的。

该人士表示,县基层行可以主动提供服务,发挥创造性的事情有很多,比如县域征信体系建设是可以靠县支行主动开展的,某县支行帮助辖区居民和企业建立信用档案并接入自己开发的县域征信系统,这一做法也得到了分行层面的支持。

该人士还指出,受限于基层金融监管体制尚未健全,县域机构庞大,机构改革尚在进行中,目前在一些机制上可能存在疏漏。但随着这一轮金融监管体制改革,也给基层行在制度体制上激发能动性提供了可能。

“仅从基层员工较为关注的收入来说,不同县支行的收入水平并不相同,这与当地的收入水平、单位规模、业绩考核都有关系。而行内也在探讨的业绩考核的改革可能也是未来继续激发并提高县支行业绩履职效能的有效手段。”她补充道。(编辑:周鹏峰,邮箱:zhoupf@xinyuyueke.com)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